一碗炒河粉

宁一世无闻,不欺世盗名。

头像@lai世还是一条咸喻诏

是一个菜鸡十八线写手。又雷又ooc,没得救。

【叶蓝】格陵兰冰原



我来到这极地,听说这里有最寒冷的冰,也有最丰厚的利益。但我从未想到,在这里,出口成冰。

这里的人没有办法面对面交流,在极端的寒冷面前连声音也被冻住,倘若你想听见旁人说的话,需得生起一堆火,将那话冰烤化,声音这才能传进你的耳朵里。
所以,加个qq?
就这样,我通过现代科技顺利地跟这个独身来到冰原的人交流了起来。

蓝桥春雪:你为什么来到第十区?
君莫笑:来碰碰运气。
蓝桥春雪:有联络好的研究所吗?
君莫笑:还没呢,来得匆忙。
蓝桥春雪:那你有亲戚朋友一块儿来吗?
君莫笑:暂时没有。
蓝桥春雪:考虑来蓝溪阁吗?包吃住的。
君莫笑:不了,谢谢。我再等几天吧。

我看着他离去,在心底无声地叹了口气,这冰原上又要多一把白骨了。不过我送给他的睡袋总算可以再撑上几天。可惜,可惜。
但我不曾想到,他独身一人在这极寒之地生存了下来,没有依靠任何机构。真是神奇,据我所知,能顺利独身开荒的也只有联盟初代大神Y了,这人也许是下一个奇迹?
不管他是不是奇迹,他总能出乎我的意料。先是无依无靠来到第十区,又独善其身,但他也不加入研究所,反倒是同一个开网吧的当地人达成了某种合作,天天在前台坐着。也许这是这位大神精妙的一步?

不过我也无暇顾及他人了,研究所互相倾轧、尔虞我诈的的生活使我身心疲惫了。但我又不得不打起精神来,毕竟要开发极地的资源,好为总部的研究供应材料。我起先是崇拜总部的王牌,然后又听说北疆开荒缺人手,于是就过来试试运气。那位剑圣是我所向往的,为了他,我可以在这北地寻找能源。何况,我也许已经没有退路了。

有缘的话确实会再见。
我来了第十区后,成绩一直不错,带领的小队拿了好些次记录。几大研究所也重视这些,毕竟这种直观的成绩更能吸引到人们前赴后继。直到他连拿了三次首杀。这可不好,他一圌人圌独圌大,几家研究所也坐不住了,我是蓝溪阁分研究所派去和他培养情谊的,说白了也就是打感情牌,把人挖来罢了。这么厉害的高手,可不能被隔壁的原谅色研究所得了去。
但搜索到的人已经是我的好友时,我还是有些惊诧。

蓝桥春雪:你好,认识一下,我是蓝溪阁研究所的蓝河,大号蓝桥春雪。
君莫笑:你好。

果然,果然是忘记了吧。我看着对方的头像,是一个歪歪扭扭的“笑”字。可我却笑不出来。他答应了和我一起去冰霜森林转转,但出场费之高,令人不敢恭维。他一开口,要的就是稀有材料。强力蛛丝白狼的利齿秘银吊坠,一连串下来我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当然,我不会轻易地受制于人。我和他说,蛛丝利齿二选一,毕竟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但我万万没有想到,我被他绕了进去,利齿也没了,蛛丝也没了。这是的我还不知道,他要多了,还要卖回来的。

看完他的打法,这回我确实摔了个趔趄。见所未见,闻所未闻。问题是,我还毫无办法。
不过这波倒的确不亏,我见识了不要牧师的暴力输出法,还有那令人惊艳的一波流打发。不知他是怎么做到在哥布林群里行走自如的。怎么说呢?他就像一个上位的王者,一切尽在掌控。
所以我后来还是把我带在身上的两个秘银吊坠全给了他。

血枪手亚葛出现了,我领着一团人,顺带还有君莫笑,一起过去了。运气不好,正碰上中草堂的人。
平车前:老蓝要先来后到啊。
蓝桥春雪:滚。
平车前:不如合作?
蓝桥春雪:怎么合作?
平车前:各分出一点人去截霸气雄图?

好吧,这次合作也无疾而终了。结果是我们谁也不肯先出人,都是诈的对方。啊,不能多一点真诚吗?开荒好累。
几大研究所从来就不曾信任过对方,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好吧确实不能。毕竟资源材料只有那么多。僧多粥少啊。那就抢吧。与其绕来绕去,不如直接硬钢。

自从遇到君莫笑后,我的职业生涯就出现了颇多意外。譬如抢不到记录,譬如斤斤计较,再譬如几家研究所都没抢到的血枪手被几个散民干掉了。君莫笑领的头。
枉费了我还想拉他一把,一起合作。不过现在看来,倒是他不需要我?
罢了罢了,不同他计较。

是不该同他计较这个,该好好算一算我帮他管理他研究所的五天工资才是。不对,我是蓝溪阁的人,我是被迫的,就是君莫笑先动的手。还给我挂个保姆称号……我哪里像保姆了?那五天到也挺好,有些找回了初来乍到的热血。

倒是有回在千波湖那边,他救了我。也许是为数不多的几次站在同一战线吧。

不过……说起来,这已是一年以前的事了。君莫笑早就离开极地了。他就是Y神啊,那个活在传说里的人。竟然也……这么烟火气。其实吼大神的感觉也挺好。

后来他送了我一个包裹,我也没拆开看。重重的,摇起来还响,谁知道是不是什么炸毁蓝溪阁的触发弹呢?所以啊,我今天跑得离蓝溪阁远远的,就在中草堂旁边拆好了。
裁开纸箱里面是个保温箱……嗯?还有密码?

半个小时后我躺在雪地上,实在是猜不出。这时车前子的脸出现在我的天空里,他惊讶地张大嘴,几支冰凌从嘴里掉出来。还好我逃得快,不然就要吃口水了。当然,我没忘记拖上我的箱子。
等我停下来时,我发现,箱子上的那把锁,已经摇摇欲坠了。只是挂上去但根本锁不住吗?是君莫笑能干出来的事。
箱子里是几支冰凌。

我离开了极地,因为那里只有终年不化的坚冰,连话语也不能幸免,甫一出口就冻成了棱棱的冰。城市里不能生火,我就在森林里点起篝火,一块一块地烤化保温箱里拿出来的冰。真冷,下次得记得戴手套。
冰化成声音,飘荡在枝叶之间。
“小蓝,要不要来兴欣?”
“……跟着话痨手残还不如跟着我。”

我真想打他,可想起来这不过是储存在冰里的声音。

“好吧开玩笑的……知道你对蓝雨坚贞不渝……”

我翻了个白眼。

“谢谢你的毯子啊……不然我可能真撑不过前几天……”

……说笑吧这人?是谁全联盟最猛横穿南极洲的?

“也感谢你送的材料啊……”

不谢了您嘞。

“好吧我从没发现我的废话和黄少天一样多……”

我再次捏紧了拳头。

“小蓝……今天天气很好,很适合找蓝白晶。”
“要一起吗?估计等不到了。”

“小蓝,刷记录吗?你说要吃的两台仪器还没兑现啊。”

“啊对,你五天的工资,你到时候来找我要?随时恭候啊。”

我怎么见得到你啊?国家级大神。

“蓝啊,真的不考虑跟我一起?千波湖那几次一起不是还打的挺爽?”

“小蓝……”

“蓝啊……”

全是些叙旧的话,以为我会被打动吗?哼,别想。

篝火在破晓时燃尽,余烬里火星渐熄。我有些困倦地用树枝扒拉灰土,盖灭每一颗焰子。

“……那回是你吧?堪萨斯城里……”

停息已久的声音又突起,不知是惊乍还是错愕,我手里的树枝跌落在地。我定了定神又捡起,戳暗最后一个光点。
还有一块冰?
它混在灰烬里,小小的,歪歪扭扭,没个正形。
感情越深厚越浓烈,这冰也就越难熔化。可这火都烤了一晚上了?我也只好把它捡起,回头再说罢。
我在热带雨林里露宿,去火山口边探险,可是那块冰一直一直没化。也许还不到时机?

我也渐渐忘记它了。

直到有一天,我的孩子错把它扔进壁炉的火里。我才终于听见那姗姗来迟的声音。

“蓝河,我喜欢你。”

我手里的碗筷掉落在地。

可惜太晚了。

我被他从背后拥住,凑近耳边道:“你看,我就说我早说过。这下补给你。”


文不对题系列,灵感来源于林清玄的“传说在北极的人因为天寒地冻,一开口说话就结成冰雪,对方听不见,只好回家慢慢地烤来听……”
是我流沙雕小作文,希望大噶喜欢
【所以这种东西刚才为什么会被屏???】
为什么敏感词是一圌人圌独圌大?



闲得做了个叶蓝圣诞表白游戏
【暴露自己有两个wx_(:з」∠)_
顺便洗洗tag

【叶蓝】今天的叶神也在蓝雨,今天的小蓝也ooc(下)

http://pingshamangmanghuangshaotian.lofter.com/post/1ee3aa76_10e121a1上篇

http://pingshamangmanghuangshaotian.lofter.com/post/1ee3aa76_10e4bf6a中篇
21.
路边烧烤摊散着氤氲的白色雾气,“滋滋”声不绝于耳。

在这之前,许博远和叶修已经换了好几个地方吃晚饭了,倒不是别的,只是叶修一直说自己没吃饱。

许博远看着他刚吃完一串烤鱿鱼,又抓起一串鸡柳,风卷残云。倒也不是叶修想吃这么多,他只是需要时间来酝酿。

许博远想:没想到叶神这么能吃。

他突然开始担忧自己以后会不会被叶修吃到倾家荡产。

哦,不对。哪有什么以后呢?

许博远更加忧郁了。

22.
叶修突然放下了手里的竹签子。

他朝许博远走来,昏黄的灯光和摇曳的树影一并落在他的身上,似穿越了重重的时光。

叶修的眼里涌起说不清的情绪,他执起许博远的手,深深地看着他,念出了自己昨天百度到的句子。

“牵起你的手…”声音温柔而坚定。

“爱…爱让我们直立行走?”许博远有些犹豫地接上。

叶修:???

叶修:还有这种操作??

23.
叶修并不气馁,他可不止背了这一句。

“当我对你的痛苦无能为力…”

“因为你抢我boss。”

“其实,我的心里一直有一个人…”

“荣耀女神?”

24.
许博远也知道打断别人说话不大对,但他好像突然解开了封印,控制不住自己。

叶修看着许博远,觉得蓝雨不是一个好地方,让小许ooc成这样。

他痛心疾首地看着许博远,突然把人扯进怀里,拥着。身高差真是个好东西,叶修想。

于是他低下头,在怀中人的耳畔说:“唉…小许啊,我喜欢你。”

25.
许博远只要轻轻一挣就可以挣开,但他没有。他伸出双手,回抱叶修:“我…我也喜欢你。”

许博远不忧郁了,他们有以后了,哪怕倾家荡产。

26.
后来就是蓝溪阁独霸各种boss。

许博远偶尔对叶修表示不满:“三七分蓝溪阁太亏。”

叶修总是笑着回:“小许可以拿自己换材料啊。”

从此,每当许博远请假去不了俱乐部的时候,蓝雨的材料都会多上许多。



27.
据某不愿透露姓名的知名会长说,有次蓝溪阁打boss,兴欣不在旁边。

于是他想趁火打劫。

万万没想到,蓝桥春雪身边的那个战法那么厉害,三两下干翻了一个精英小队。

会长当时很郁闷,现在觉得很后悔。

为什么我要打蓝溪阁的主意?

为什么我要偷袭蓝桥春雪?

对于被追杀到不敢上线的精英小队,此会长表示了深深的悔恨。

28.
蓝桥春雪在神之领域一时风头无两,玩家都不敢近他的身。

不是怕蓝桥春雪,而是怕他身边的战法、骑士、术士、剑客、流氓、盗贼………总之,他身边的所有职业都要远离。

大概是狐假虎威?

许博远很郁闷,他走的明明是亲民路线。

叶修很开心,没人来影响他和小许相处。

29.
后来对于许博远请假,俱乐部从睁只眼闭只眼,变得乐见其成,不论请多久,都是带薪假,有时比去上班还要多些。

为什么?

每次许博远请完假,都有大把他们急需的材料被捐到公会仓库。

这是多少会长为之奋斗的目标,就这样轻松达成。双赢。

许博远无奈地揉了揉腰。

叶修笑得贼兮兮但很开心。


*牵起你毛茸茸的手,爱让我们直立行走。梗源空间。

*当我对你的痛苦无能为力…来源百度,原句不记得了…

以上引用侵删致歉


【叶蓝】今天的叶神也在蓝雨,今天的小蓝也ooc(中)

http://pingshamangmanghuangshaotian.lofter.com/post/1ee3aa76_10e121a1上篇

http://pingshamangmanghuangshaotian.lofter.com/post/1ee3aa76_10e94385下篇
11.
昨天倒是个久不宁静的通宵,除却那个60级野图boss外,还出了两个boss,无一例外,全是归在蓝溪阁名下。不过,没多少人知晓这个中缘由。

早晨时,通宵的叶修已睡去。看着君莫笑下线,各大公会这才继续纷纷忙碌,靠着打这时间差,多捡几个boss。

此时各公会会长又建起来一个讨论组,除了蓝溪阁的人,他们都在议论着昨天的事。

烟雨锁楼第一个跳出来发声:“蓝溪阁和兴欣的怎么回事?叶神居然不去抢他们的boss,还拱手让人?”烟雨楼恰巧昨天看了个后半场,眼睁睁地看着兴欣把boss拱手让人。

“昨天下午世界上还有在刷君莫笑和蓝桥春雪一起打怪、散步……”蒋游接着说道。

“不会是他们达成了某种交易吧?”马踏西风大胆做出假设。

“不至于吧?这对兴欣有什么好处吗?”天南星提出质疑。

众会长都陷入了沉思。

可,事实就是如此。

12.
蓝溪阁和兴欣的交易,确切的说,是蓝雨和叶修之间的交易。

叶修今天下午又去了蓝雨。提前打过声招呼,许博远身边,已有一台开好空置的电脑。

昨天发生这么一档子事,许博远自然是跟春易老说了,不然从哪抽调来的一团人?

叶修也跟春易老联系过了,他可以长期帮蓝溪阁垄断boss,这样一来即使蓝溪阁只拿三成,也不算亏了,相比以前,倒可以算是赚大发了。但,条件是,以后抢 boss带团的必须是蓝桥春雪,蓝溪阁其他人来了不认。他还要求每天下午都去蓝雨俱乐部,电脑要在许博远旁边。在此期间,刷的所有boss,材料全归蓝溪阁,他分毫不取。

账号卡叶修自带,但蓝溪阁要负责装备。蓝溪阁对此倒无甚异议,毕竟大神费心费力总不至于就为几件网游装备,何况兴欣从野图boss身上捞到的橙装也不少。

如此一来,蓝雨那边倒是十分欢迎叶修的到来。毕竟三成和全部的区别,还是很大的,更何况大神愿意免费打工,他们也乐见其成。

13.
叶修在许博远身边坐下,刷卡登陆。

俱乐部方面,昨天也知会了许博远一声,让他好好招待这位大神。

于是许博远不需要时时带团下本了,他操纵着蓝桥春雪在游戏里走来走去,有些迷茫。

正在这时,绕岸垂杨给他来了一条消息:“蓝桥,带团带的不行啊?听说昨天还团灭了次?”

“嗯。”许博远倒也没想着否认。

“水平又下降了?”绕岸垂杨不依不饶。

“嗯。”许博远依然镇定。

“听说你和叶修在一起?瞧起来也不怎么样。”

“哦,切磋切磋?竞技场见。”许博远有些生气,说他可以,叶神不行。

其实绕岸垂杨本非此意,他是想说许博远跟叶神混在一起也就不过如此,哪想到模棱两可的话恰好激到许博远,却也达到他前来挑衅想要一战的意图了。

14.
“哟,小蓝在竞技场是要和谁打架呢?”叶修瞥一眼许博远屏幕便知是竞技场。

“绕岸垂杨,总该有个了断…大神大概也知道吧?”许博远避开个人原因,抛出了流传最广的版本。

“这样啊…”叶修若有所思,“人来了。”他指指许博远的屏幕,手下操作也不停,角色跑到竞技场输入房间号,却进不了房间,提示有密码。

“诶小蓝,房间密码多少啊?”叶修随口问旁边那人。

“房间号啊……叶神你要来观战?”许博远觉得这两天事真多,大概需要冯主席的药来平复下心情。

“随便看看…顺便指导指导你。”

15.
绕岸垂杨本想让许博远把房间密码取消,但看见有个围观党进来,就想着这围观党说不定能多拉些人进来看看他是怎么击败蓝桥春雪的。毕竟密码不难猜,房间号啊,这围观党不就猜对了?

---------【战斗场景,流水账,不喜跳过-----------

场景是擂台,最最简单的选图,确实很适合直接战斗。何况许博远也不想在选图上站太大便宜,却也不想随机到对方擅长的图徒增难度。

没有多余的动作,两人都干脆地冲向对方。

差不多距离时,蓝桥春雪开了个三段斩冲向绕岸垂杨。绕岸垂杨等蓝桥春雪斩完第一下后,也是用了一个三段斩,时机却是算得精准。绕岸垂杨的第二斩,若操作得当,大约可以正正挡下蓝桥春雪的第三斩,而蓝桥春雪收招的小停顿时,就会被绕岸垂杨的第三斩斩中。

许博远看出他的意图,取消三段斩,后跳一步,又绕路朝侧边跑。绕岸垂杨没取消三段斩,控制着斩击转了个方向,依旧是朝着蓝桥春雪去,但距离却差了一截。

第三斩斩出,蓝桥春雪一个格挡。绕岸垂杨接着就是一记拔刀斩,而蓝桥春雪却用了一招逆风刺。虽是斩先刺后,但逆风刺的判定比拔刀斩要强得多,剑气也要打得远些。许博远这一手就消除了些自己手速上的落后。

拔刀斩、逆风刺都命中目标,两人生命下去一些。

“蓝桥,有长进啊,但是还不够呢。”

许博远不理他,只是集中精力。他从没这么想赢过绕岸垂杨。

蓝桥春雪接着跟上升龙斩,绕岸垂杨却用了逆风刺。斩是竖向,刺是横向,蓝桥春雪被命中,许博远一个侧滚想躲开接下来的攻击,奈何手速慢些,已被上挑挑中。

蓝桥春雪浮空,许博远立即一个银光落刃,落回地面,剑气堪堪扫中绕岸垂杨,恰巧打断了攻击。

两人你来我往地,生命落下的差不多,但绕岸垂杨占优。他不需要用高阶技能的判定弥补手速,而蓝桥春雪,不久之后,他会因为技能树冷却过多而落于下风。

意料之中,绕岸垂杨一波爆发,蓝桥春雪生命下去不少。而蓝桥春雪突然大爆手速,代价是攻击无章法、杂乱,但却因为突然,却也打了绕岸垂杨一个措手不及。生命总算是追平了些。

------【战斗完】----------

“啧啧啧…”绕岸垂杨适时表现了自己,“蓝桥你可还要…多加练习啊。”那尾音带着些许嘲讽的笑意。

“多谢…指教。”许博远极力保持着礼貌。

许博远输了,意料之中。绕岸垂杨的生命,还剩百分之十二。

还是不行吗?

16.
绕岸垂杨有些遗憾,没人看见他的胜利,没人看见他击败了蓝桥春雪。他真想和人分享这一喜悦。

诶!还有个围观党。虽然这人自始至终也没叫别人,但他要录了像,自己往论坛上一发………蓝溪阁五大高手,终于要改变了。

“你录像没?”绕岸垂杨在房间频道问。

围观党没有回应。

许博远有些忐忑。

“你录像没?说你呢召唤师!”绕岸垂杨有些不耐烦,他迫切地想要取代蓝桥春雪的地位。

“录了。”对方很简短的回答。

录了那就……绕岸垂杨飞快打字,奈何对方更快:“不给你。”

绕岸垂杨着实被噎了下,蓝桥春雪出了对战,换了那召唤师下来。

“打赢我就给你。敢不敢接战?”

“嘁,打就打。”

17.
绕岸垂杨没有深想对方为什么这么自信,只当是不自量力挑事的罢了。

打完一场,他发现,不自量力的是自己。

还是擂台图,对方并不是靠操作赢过他的。对方靠的是经验和预判,几乎算无遗策。那手速在玩家当中也算不得好,不高不低吧。

打了一分多钟,绕岸垂杨就败下阵来。对方没用全力,他却觉得处处受制,甚至对方似乎还觉得易如反掌。

叶修!绕岸垂杨忽然反应过来,对方是叶修!

“垂柳你还要多加练习啊。”很是诚恳的语气,绕岸垂杨仔细听了听,与叶修声音八九分像吧,更何况,他从前被叶修虐过一次,记忆犹新。

“谢大神赐教。”绕岸垂杨咬着牙打下这行字,然后退出了房间。录像是决计拿不到了,叶神铁了心不给。

18.
“叶…叶神,他叫绕岸垂杨。”老实孩子许博远纠正叶修。

“是吗?”叶修此刻恢复了懒洋洋的样子,刚才他同绕岸垂杨打时,有些……生气?

许博远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小蓝,来,看看刚才的录像,有几个地方给你讲讲。”叶修朝人招了招手。

许博远乖巧地把椅子挪过来,顺便开始了迟到的自我介绍:“那个…叶神,我不叫小蓝,我叫许博远。”顺手在竞技场对话框里打了“许博远”三个字。

“嗯,我也不叫叶神,我叫叶修。”叶修在对话框里打上“叶修”两个字,特意放在了“许博远”的左边。

19.
“你上来的这个三段斩太急躁了一些,不过那垂柳技术倒是不错,很会把握时机。”

“呃…嗯嗯,是急了。”许博远真的很想赢,所以光想着先发制人了,此时被叶修一说,有些脸红。

“还有这升龙斩,你之前那个逆风刺利用判定稍胜一筹,但这个……你也看到了。这里用个上挑,发招快些,说不定能抢到。”

“嗯嗯…”许博远继续答应着,脑中也在飞快地回忆当时场景。

“还有这一处地方……”

20.
一场录像讲下来,已是到了晚饭时间。其间倒巧的没刷boss,这星期余下的boss本就不多,几个小时不刷倒也正常。

“叶…叶修,我请你吃晚饭怎样?”许博远好不容易才把“叶神”两个字吞回去,改口叫了“叶修”

“好啊,小许准备请我吃什么?”叶修依旧懒散的模样,语气却有几分雀跃。

“蓝雨食堂。”许博远一本正经地说。

叶修眼睛里立刻充满了失落,他拿那一双眼望着许博远。

许博远扶额:“好吧好吧我们去外面吃,G市有很多好吃的…”

所以刚刚叶神,是在…撒娇吗?

ps:我感觉我推情节好僵qwq望各位看官不嫌弃,大概还有一篇完结

【叶蓝】今天的叶神也在蓝雨,今天的小蓝也ooc(上)

如题:ooc严重,原著向,时间世邀赛之后,大概会是个中长篇
http://pingshamangmanghuangshaotian.lofter.com/post/1ee3aa76_10e4bf6a中篇

http://pingshamangmanghuangshaotian.lofter.com/post/1ee3aa76_10e94385下篇
1.
荣耀第一届世界邀请赛完美落幕。毫无疑问,胜的是中国队。

领队叶修回国后主动辞去国家队职务,再度宣布退役。

大多数人知道他还带着兴欣抢boss,少数人知道他去了G市,几乎没人知道他为什么去G市。

许博远知道。因为叶修正坐在他旁边。

2.
叶修来了蓝雨俱乐部后,没费多少周折就找到了“蓝河”。

彼时许博远正用着大号蓝桥春雪带着蓝溪阁的团队下本,边上座位恰好是空的。叶修径直走到那位子坐下,然后就是看着许博远的屏幕。

清了个小boss,团队正休整时,许博远随手端起桌上的杯子准备喝口水润润嗓子,看见身边一尊大神,吓得手一抖,水洒了一桌。

叶修的裤子遭了殃,好在是黑色的,看不大出来。

“小蓝你看见哥不用这么激动吧?”叶修懒懒地问道,顺便抖了抖身上的水。

许博远被噎了下,然后拿了纸巾清理桌面,顺便还分给了叶修一点。叶修也意思着擦了擦自己的衣服。

“咳…大神来这里…做什么?”许博远疑惑。

叶修手撑着脑袋,眼睛却往人的电脑上瞟:“来视察蓝雨工作……你们有人开到怪了,喔,小蓝你挂了,真可惜。”

3.
失去指挥的团队毫无疑问地团灭了,许博远给开怪的人去消息,问人怎么突然开怪了。那人回:“蓝桥不是你说三分钟后准时继续吗?”

好像确实有这么回事。许博远想着。他给人回了个消息:“下回打前叫我一声,刚刚有事不在。”

神之领域一个二十人的小副本,野队经常翻车,但,蓝溪阁有组织有纪律的团队团灭了?队里有人抱怨了几声,大多数人不太在意,只是打了声招呼去把等级补回来。

许博远叹了口气,也操纵着蓝桥春雪向着练级区去了。

“唉…蓝溪阁竞争力不够啊…这样怎么和兴欣抢boss啊?”叶修在那儿很是痛心疾首地感叹。

许博远泪流满面啊,这位大神天天带着兴欣抢boss,他们怎么抢得过啊?不是竞争力不够,是对手太强了啊。何况自己多久没掺和过boss的事儿了,怎么团灭个就是蓝溪阁不强了呢?

输人不输阵,许博远天真地回:“大神,蓝溪阁还是很厉害的…”话一出口自己都有点儿心虚。人职业大神,哪把这玩家工会放在眼里,有俱乐部撑腰也有些不够看啊。

叶修认真地想了想:“蓝溪阁这周拿下了几个boss?”

“3个…”今天已是周四了,boss也差不多刷了一半多,这个成绩,可以称得上是惨淡了。这还是好不容易从兴欣那边漏下的馒头渣。

“嗯…继续努力。”叶修拍拍他的肩膀,发自内心地鼓励。

许博远无奈,此时蓝桥春雪已经到了练级区,他随手开了个怪。

“诶…小蓝,这台电脑能用吗?”叶修指指面前的电脑。

许博远认真地想了想:“我去请示下经理?”

4.
叶修开电脑,刷卡,登陆。一气呵成。

许博远这正在练级区打怪呢,别人是三三两两地组队打,他比较喜欢一个人练级。

一个花花绿绿的身影冲了过来,还放了三发反坦克炮。

不好,有人抢怪。许博远正要操纵蓝桥春雪躲开,却发现那炮弹正正轰在小怪身上。

许博远看了看那人ID:君莫笑。

还有一条入队申请。

5.
不得不承认,有大神在旁边,练级效率确实高了不少,不大一会儿,损失的经验就补回来了。许博远转头想跟叶修说一声,却看见那人慵懒地把手搭在键盘上,另一只手握着鼠标,一副打不起精神的样子,但手下操作不停,不是最快的,却是最合适的。

“呃…大神,我经验满了,可以不用打了。”许博远出声提醒。

叶修应了一声,从座位上站起来,径直朝外走去:“帮我退下游戏。”

“啊…好的。”

许博远在自己的屏幕上看见了君莫笑,在叶修的屏幕上看见了蓝桥春雪。

他突然有个念头。

许博远同时操纵着君莫笑和蓝桥春雪,让他们肩并肩走回主城。他想:到了主城再下线,也不迟。

一路上,路过玩家本来不太注意,但君莫笑一身装备着实惹眼,过路的玩家忍不住好奇多看两眼。

于是世界刷屏:君莫笑和蓝桥春雪在(5327,3784)散步!围观!

坐标区还实时更新。

许博远倒没注意这些。操控两个号本就不易,需要集中精力,而且走得慢些也非他所愿,奈何操作所限,也就只能慢慢走了。

回了主城,下线。

6.
没多久,叶修在外头抽完一支烟回来了。

许博远正组织着再下一次本。

叶修走过来,指了指那晃得飞快的世界消息:“散步?不是下线了吗?”

此时世界上正激烈讨论着蓝桥春雪和君莫笑刚刚那场散步以及他们的关系。

许博远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可以算作私心了…他有些支支吾吾地回道:“呃…就是我…嗯在主城下的线……”

“……怕你上线被追杀。”许博远又心虚地补上一句。

叶修眼里有些笑意,似乎很是受用。“这样啊…那就谢谢贴心的蓝河大大啦。”

7.
叶修回酒店之后,晚上依然是用君莫笑带着兴欣抢boss。君莫笑虽然是属于兴欣战队的,但陈果也不太在意这些归属。何况散人也只有叶修能发挥出来了,留在队里没什么用,就让叶修拿走了。叶修还带走了几张神之领域的账号卡。

60级野图boss刷了,兴欣公会立即有人给叶修来了消息。

当初和义斩、越云几家公会的联盟,在兴欣越发强势的发展下,渐渐也散了。不过几家也并未多说什么,毕竟当初抱团也只是利益使然,如今人家足够强大,可以独当一面了,能获得更多利益。毕竟他们那段时间也捞到不少好处,也就识趣地不再提了。

待叶修赶到时,已有三家公会到了,恰好是三大巨头,霸气雄图、中草堂、蓝溪阁,带团的人分别是游峰电、天南星和蓝桥春雪。

本来60级小boss是不用这么大阵仗的,但叶修在网游里叱咤风云,小boss重视一些或许还能抢到,70级boss最近已经几乎被垄断了。

许博远其实是不想掺和的,奈何他偏就恰巧在附近带队下本,接了消息就过来了,春易老则要稍后到。

60级野图boss一般是抢杀的,但三大公会来得时间差不多,也就前后脚,还没哪家来得及开boss,于是也就这么僵持着。

叶修有些好奇地“咦”了一声:“你们都不打我可打了。”说罢,也不理三家公会,抬手就一个反坦克炮向boss轰去。

三家公会都泪流满面啊。什么叫我们不想打,我们不是正在僵持着吗?

受了挫折,即使打不赢大神,总还是要抢着试一试的,万一大神有点事儿离开了不就可以抢到了吗?三家公会的人也只好盲目乐观安慰自己了。

8.
盲目乐观最为致命。

叶修边打boss,边指挥兴欣把三家公会冲得七零八落,已不成气候了。蓝溪阁境况好些,也是灭了近一半人,许博远看了看队伍列表里只剩下52人,叹了口气。三家公会都已下达了撤离指令了,再纠缠下去也没半点好处,不如散了。

春易老倒是到了有一会,不过也没多久就下了这撤离指令。

后来到的几家公会看着这局面也干脆就没上了,还有几家则是一听兴欣在、叶修在,就直接放弃了,来都没来。

许博远想着,干脆再随便抵抗下好了,再搅乱一点局面也好啊,或是砍君莫笑一剑,虽说不大可能。春易老带人回去了,许博远跟他说了一声就退团了。

许博远正愁着怎么冲开兴欣的包围圈呢,却见兴欣的人让出一条路,路的尽头是一个骑士和君莫笑。骑士朝他招了招手,是一个挑衅的起手式,蓝桥春雪就不受控制地冲了过去。

许博远有些无奈,他干脆就开了一个三段斩,没两下也就冲到骑士前面了。系统强制判定砍了那骑士一刀之后,蓝桥春雪立刻转向拔刀斩攻击君莫笑。

君莫笑悠哉地挡下,顺手还了一个龙牙,蓝桥春雪被扎出僵直。叶修不紧不慢地说:“小蓝啊…蓝溪阁愿不愿意联手拿下这boss啊?”看蓝桥春雪僵直结束的一瞬间还扔给人个僵直弹,迫使许博远不得不听他讲话,顺便考虑。

9.
蓝溪阁还是带着三分怀疑派了人来,蓝桥春雪领着人走到兴欣的最前方,竟一路也没有人对他们出手。

许博远还是有些惊异,大神…难道想弄一团人团灭着玩儿?但不至于这么大费周折吧?

转视角一瞧,boss血没下去多少,看来是兴欣的人有意控制。

许博远还正在这揣测着呢,叶修已经发话了:“蓝啊…我知道你们不容易,所以特地给你们个boss杀。至于材料么……三七分你看怎样?”

许博远:“………你三我七?”

叶修:“反了。还是小蓝体贴…想要二八或者一九分?”

许博远:“三七吧……”总比没有好,好歹蓝溪阁还能上电视。

“哦…还有以后我们要是需求什么材料,优先互换啊。”

“好吧。”

许博远又疑惑了:“大神不怕我带着材料跑吗?”话一出口又有些后悔,自己不会做这样的事啊,就算要做,也打草惊蛇了。

“哦…没事儿,你跑了爆回来就成。”语气云淡风轻。

何况,我相信你,不会跑的。

10.
boss主要是蓝溪阁在输出,兴欣只偶尔搭把手,纯粹划水,期间倒也没出什么岔子。

蓝溪阁击杀boss,上了系统公告。

蓝桥春雪没有急着拾取掉落,他等着叶修的君莫笑来看看有什么材料。

君莫笑视角随意转了转:“你先选几样吧。剩下给我。”其实兴欣对这boss暂时没有太大需求,叶修也就再顺水给个人情。

许博远不明就里,大为感动,连连感叹叶神转了性子,却不晓得他的目标,本就不在此。

他规规矩矩地挑了比较需要的几样,也没干些故意全挑最稀有材料的事,毕竟,他本就不是这样的人。

余下的材料全落入了君莫笑的背包。

此时,世界又一次炸开了锅。

兴欣帮蓝溪阁抢boss?

而叶修又说了一句让许博远大为震惊的话:“以后你带的团,boss我不抢。”

想了想,接着说:“规矩按今天的来。”


tbc